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新加坡防疫措施大松绑后,至少5200名短期防疫员工将相继失业

新加坡防疫措施大松绑后,至少5200名短期防疫员工将相继失业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安全距离大使。(联合早报)

作者 李国豪

著新加坡在4月26日防疫措施大松绑,各行各业重现生机,蓄势待发,准备恢复疫情前的荣景。

但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曾在疫情期间扮演吃重角色,如安全距离大使、疫苗接种中心工作人员、SafeEntry登记入口工作人员、拭子检测人员等防疫相关人员,如今则面临陆续退场的命运。

人力部长陈诗龙(9日)在国会透露,本地截至4月为止共有约6400人从事这类短期受聘的防疫相关工作。

这6400多人当中,只有约1200人将重新部署到长期岗位,其余5200人必须在未来几个月聘约到期后找寻新工作。

由于政府当初开出职缺时,已明确说明这是短期性质的工作,相关防疫工作人员一般已有心理准备,随着疫情趋缓,他们的阶段性任务也将完结。

但未来的工作前景,却不尽然一帆风顺。

安全距离大使

据统计,目前各大政府机构仍聘有约2000名安全距离大使。

负责监管安全距离措施的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在4月24日表示,政府将逐步减少安全距离大使人数。

在亚洲新闻台的一则报道中,一名38岁,拒绝透露姓氏的安全距离大使Aloysius坦承,政府的决定不令人意外,户外不再强制佩戴口罩基本上就预示著,减少安全距离大使的人数已是势在必行。

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发言人强调,当局将为有需要的安全距离大使提供就业援助。相关线上员工大会一直不间断为他们分享其他领域,如餐饮业和零售业的工作机会。

Aloysius说,他在4月21日也曾参加过上述员工大会,员工大会当时除了汇报最新的防疫放宽措施,与会的安全距离大使也被告知新的工作安排,以及人力方面的缩减。

“我们并不意外,我们早就知道这份工作即将告终。”

随着我国放松大部分防疫措施,安全距离大使的阶段性任务预料将告一段落。(海峡时报)

拭子检测人员

在疫情高峰期间,为防疫工作立下汗马功劳的拭子检测人员预料也将卸下职务。

早在大部分防疫措施松绑前,政府就已全面取消本地员工的定期轮流检测(Rostered Routine Testing),并陆续关闭各大检测中心,拭子检测的人力需求大幅缩减。

谢德仲(译音)在疫情前是自由演艺工作者和活动主持人。由于表演活动在疫情暴发后大量萎缩,他在2020年7月开始成为保健促进局旗下的一名拭子检测人员。

期间,他曾参与检测中心及定期轮流检测的相关工作,随着当局逐步取消相关措施,他又转而到私人医疗机构担任非全职的拭子检测人员,但工作机会已明显减少。

谢德仲认为,若接下来全球有更多国家不再要求入境检测证明,拭子检测人员的人力需求恐怕将更进一步缩减。

和其他短期防疫工作者一样,他早在加入拭子检测工作时就清楚知道,这份工作有朝一日终究会结束。

“实际上,反倒是疫情暴发两年后,我还在担任拭子检测人员这件事比较让人担心。”

持有商业学士学位的他告诉记者,他或许会考虑成为一般企业员工。但内心表演魂依然炽热的他,还是希望能在演艺事业寻求机会。

“新加坡重新开放绝对是好事,这意味着更多表演活动将恢复,届时应该会有工作机会,也许我的中途转业危机就能化解了吧!”

随着新加坡逐步与冠病共存,拭子检测人员的人力需求也已大幅降低。(海峡时报)

原有行业“物是人非”

短期受聘于防疫工作的员工,在经济逐渐复苏后重返原本的就业市场,例如航空业或餐饮服务业等是最理想的状况。

不过,一些人却不得不面对“物是人非”的感慨。 一名60岁的SafeEntry登记入口工作人员Jumahat Din就表示,尽管他已申请了一份保安工作,但碍于年事已高,他担心自己无法通过训练项目。

以他的年纪来说,他也不确定还有哪些转职选项。要找到新工作,恐怕还得花一些时间。

另一名53岁,目前担任安全距离大使的前导游则对是否重返过去的工作岗位持疑。

她担心,疫情后的新常态将改变人们旅游的形式,游客或许将不再成团旅游。

人们可能不再需要导游,而她过去担任导游超过10年所累积下来的工作经验,对她转任其他工作未必有多大助益。

在疫情期间成为送餐员的Andy Neo(50岁)也说,随着本地开放,他的收入已开始减少。

疫情前,他在一家汽车维修店从事喷漆工作,不过该汽修店已因疫情倒闭。

如今,为了避免喷漆工作所带来的健康风险,他也不打算再重返相关行业。

由于缺乏正规教育,Andy Neo说自己根本不可能从事其他工作,因此尽管面临收入下滑,他仍会继续担任送餐员。

针对防疫相关人员的失业危机,陈诗龙部长昨日也呼吁面临人手短缺的雇主,可以考虑趁此机会聘用这些即将下岗的员工,来填补人力缺口。

他说,劳动力发展局和全国职工总会就业与职能培训中心(e2i)正为这些群体提供就业支援服务,有意聘用这些人员的雇主可以跟这两个机构联系。

本地大部分场所已撤走SafeEntry登记入口。(海峡时报)

疫情下“发大财”的企业收入下滑

除了从事防疫相关短期工作的个人,一些在疫情期间获利颇丰的公司企业,也同样在防疫措施松绑后面临收入减少的问题。

例如,一家在2020年开始售卖脸部辨识温度扫描仪的本地公司Airboard Technology就发现,随着公共场所不再要求检测温度,其销售量显著下滑。

该公司预计,今年的销售数量将不超过100台,大约只是过去两年的三分之一。

在疫情期间加入生产口罩行列的企业当中,也有一些厂商决定中止生产,转换跑道。

本地口罩需求在2021年5月达到高峰,如今随着户外不再强制佩戴口罩,口罩需求预料也将减少。

一些厂商,如曾在疫情初发时,投入100万新元设立口罩生产线的AVS Technologies,已决定退出生产口罩行列。

送餐平台的生意,在防疫措施松绑后,预计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狮城新闻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